走进飘雪的郎木寺

两年前的夏天到过甘南郎木寺,虽然只停留了短短的一天,但已深深的被那里的风景和人物所吸引,告诉自己一定要来郎木寺看看,看看这里飘雪的风景,看看这里热闹的正月大法会,看看这里淳朴的藏民和我的喇嘛师傅和兄弟们。也为了还一个在佛像前许下的愿。于是带着些美好的祝福和憧憬,背着行囊,我又来到了这个位于甘川交界处的小村,用心来体会这里别样的风情。

飘雪的郎木寺

一早从夏河的拉卜楞寺包车,走桑科草原,经阿木去乎,过碌曲县城,约经过了6个小时的颠簸,下午四时左右,我终于又来到了郎木寺。下车后,深深的吸了口气,粗粗地环视了一下四周,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只是镇上多了些许繁华。还有就是夏天绿油油的山头变成了片片的枯黄。由于天色将晚,先去师傅家安排好了住宿,随后就是晚饭和休息了,可能是由于累了的缘故,觉得郎木寺的夜很安静,睡得也特别香。

第二天,在喇嘛兄弟们的念经声中醒来,推开窗户一看,怎么整个世界变得银装素裹了?一夜之间,一场小雪就把风景全改变了。喇嘛兄弟看着我吃惊的表情,笑着对我说,这里每天晚上都会下点小雪,但似乎留不太住,到中午就要化的。耳中听着他的声音,但我的眼中、心中却都已经是扑面而来的雪景,本已秀美的郎木寺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显得份外妖娆。

早饭后背上脚架相机,我一头冲进了这银色的天地中,这时可以定心地观察起周围的美景,临近的寺庙的房顶上积了薄薄的一层雪,在寺庙红墙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庄重肃穆,偶尔一个穿着红色袈裟的喇嘛走过,在积雪的地上留下一串脚印和一个深邃的背影;山脚下藏民的屋子和篱笆围成的院子,在雪地中形成一个个漂亮的圈,仿佛在诉说一个个轮回的故事;远处山顶上,不知什么时候露出了一小块蓝天,就像天空开了扇窗户,而窗外的风景正好是一座挺拔的雪山。雪地里还不时得有些身着艳丽服装的藏民走过,都是一道道流动的风景。站在这样如画的美景中,我常常有些不知所措,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的举动,会破坏这里的宁静和谐,所以我只有轻轻的站着,用眼睛、用身体、用心灵来深呼吸这里清凉的空气。

太阳渐渐地出来了,小雪也渐渐地化了,但裸露的斑驳仍掩饰不了那因为雪花而带来的浪漫气质。傍晚时分,天渐渐阴沉,天空中又稀落地开始飘起雪花…

仙女洞和大峡谷

仙女洞位于四川格尔底寺后面的峡谷里,传说那里有仙女出没,郎木寺的“郎木”在藏语中就是“仙女”的意思,所以到了郎木寺总想去看看那个传说中的仙女洞,看看自己是不是有运气碰见正好下凡的仙女。从阿里饭店出来后,沿着小溪一直往上走,一会儿就可以到达白龙江森林公园,里面不远就是仙女洞,洞不大,除了洞口有一些巾幡哈达和简单雕刻外,就没什么特别的了,至于仙女就只能放在心中想像了。再沿着小溪走,过一个清澈且小巧的水库后,就是大峡谷了,说是大峡谷,也不见得真的很大,但因为是冬天的缘故,峡谷内都是点点滴滴的积雪,反而让大峡谷看起来格外精神和雄伟,大峡谷没有什么小路,直接踩着石块往里走就行了,越走越安静,越走越舒服,时不时在边上的岩石的积雪上还能看到不少小动物的脚印,凌乱但却很可爱;峡谷两边还时不时的有一些小山洞,有一个甚至能看到山顶的出口;就这样在大峡谷中蹦蹦跳跳了好一会儿,直到累了才往回走。

和峡谷外大气的风景比起来,这里面的景致应该用精美和隽永来形容。

温泉的洗礼

听说郎木寺附近有一处温泉,不仅温度适宜、汤色纯净,而且可以治疗很多疾病。对于好几天没洗澡的我们来说,实在是一种挡不住的诱惑。于是大家包了辆车,直奔位于迭部县的温泉而去,一路风光无限,大家有说有笑,但更多的是对温泉的向往。

车行一个半小时左右,就到了温泉村。风景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路边的岩壁上有一些由于硫磺腐蚀而留下的特有的绿色痕迹,和一些冰瀑夹杂着倒也挺美的。土路的边上散落着几个水泥砌起来的围子,上面有个水泥屋顶,看起来就像一个凉亭,里面就是半露天的温泉了。这是怎样的一种绿呀,简直就是一块巨大的翡翠,池底冒起的气泡,一串串的像洒落在翡翠盆中的珍珠。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温泉,美得都有些不真实的感觉。边上的几个池子中,藏民,无论男女老少都很自然的在一起享受这天赐的圣水,池水中因为有了生命地存在而显得生气勃勃。

迫于都市人的羞涩,我们还是选择了山坡上新修建的温泉浴池,其实就是男女分开的澡堂子,但这里温泉的水实在是太舒服了,泡在这样的水中,真的是什么都不会去想了,只想闭上眼睛,好好的享受这一刻的舒适。到兴头上,还不忘唱一曲藏族民歌,歌词大意是:“有一个美丽的地方,人们都把它传唱,有一个美丽的地方,传说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郎木寺晒佛

郎木寺晒佛

说实话,这次来甘南,主要就是来看正月里的甘南大法会的活动的,而活动中最重要的就是这规模宏大的晒佛活动。从了解藏族开始,就知道每年的正月里,藏族寺庙里都会有这么一个晒佛的仪式,而且场面、规模都很宏大,周围几乎所有的藏民都会来参加这个活动,从很多朋友的照片中也已经看到了这个活动的点滴,这次只想亲自感受经历一下这个盛会。

晒佛的正式日期是每年的正月十三。那天我早早的起床,先在寺院周围逛逛,然后就爬上附近的山坡,在前一天就找好的拍摄晒佛的最佳位子,架好三脚架,静静地等待这一神圣时刻的到来。天空一直阴沉着,果然又开始飘起了小雪,太阳估计是出不出来了,在雪中看晒佛也许是另一种味道,也许今年的晒佛就只能叫展佛了,没有太阳又怎能叫晒呢。8点左右,抬着巨幅佛像的队伍从寺院的正堂出来了。走在前面的是寺院的活佛,跟着的是鼓乐队,然后就是抬着卷起的佛像的二十几个年轻喇嘛,一路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山坡上已经站了不少藏民,佛像所到之处,藏民无不跪拜磕头,不少人都跟着佛像走,队伍越来越壮大,渐渐就形成了一条人龙。到了晒佛台附近,藏民才散开,都等着一观展开的佛像。这时的喇嘛秩序井然,准备晒佛的在做着准备,敲鼓奏乐的在晒佛台的两边分坐了,其余的喇嘛已经开始了念经。空气中好像都是藏文梵音在缭绕。在一个简单的舞蹈仪式后,佛像一点点的被展开,慢慢的铺满整个晒佛台,当喇嘛们掀开盖在佛像表面的彩布后,一张编制精美的佛像完全展现在我们面前,顿时场面雷动,所有的藏民都跪倒在地,口中念念有词,将他们心中最虔诚的祝福告诉佛祖。走下山坡,我也一头扎进了拜佛的队伍,站在巨幅佛像的面前,真的觉得自己很渺小,从藏民虔诚的眼神中,你会读懂什么叫做崇敬。作为游客,我只能用自己的相机从不同的角度记录着这个神圣的片段。天空中飘舞的雪花越来越大,老天似乎要用雪花来证明上苍的纯净,就这样游走在藏民中间,我仿佛跨越了时空的界限。约一个多小时后,整个活动才结束,但在晒佛台前的很多藏民,久久不肯离去。太阳不知什么时候探出了脑袋,整个大地金光舞动,再看那些身着华丽服装的藏民的脸上,分明洋溢着幸福和满足。

这是我见过的最壮观的佛事活动,用震撼来形容我内心的感受一点都不为过。我想在藏民的心中,也许佛就是世界的全部意义。

郎木寺跳神舞

郎木寺跳神舞

同伴们在看完晒佛活动后,就匆匆地走了,我却一个人留了下来,因为正月十四,寺院里还有壮观的跳神舞活动,对于我这样一个对藏族文化有强烈好奇心的人来说,既然来了,这样的活动又怎能错过。

十四的那天,天出奇的好。跳神的地点,就在大经堂前的广场上,早早的就有藏民围坐在经堂的周围以及广场对面的小山坡上,等待着精彩的表演。我则利用这段空闲在寺管会主任的陪同下,去大堂里拍了些精美的但却昏暗的内景。

约9点多钟,跳神的队伍出来了,先是维持秩序的铁杖喇嘛,身披红色长袍,背后别着把象征权利的木剑,在广场的中央巡视和驱赶那些越过界限的观众。大殿的走廊下分别坐着吹法号的喇嘛和念经的众僧人们。边上是着猩红长袍的寺院的管家,微笑地看着众人。在鼓乐齐鸣声中,首先出场的是一个高个的戴着大头面具的勇士,还牵着两个戴着小头面具的孩子,一大一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还不时做出些搞笑的动作,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我估计这是类似于我们汉族文化中的丑角。随后出场的是八对身着漂亮垂珠服饰的舞者,由于戴着珠帘的帽子,看不清脸,但可以看清嘴角上画上去的弯弯的胡子,很漂亮,也很有趣。配合着音乐的节奏,他们一圈圈的在广场的中央变换着不同的姿势跳着。中间还不断地跑出几个小鬼还有活泼的牛头和鹿面,时不时的冲进人群,引得众人嬉笑后退。最后出来的是戴蓝色牛头面具的大王和戴黄色面具的大王夫人,庄重威武,手拿一块黑布,在广场的中央踱步。仪式的高潮是大王率众人走到广场的一角,对着一盆火念念有词,突然不知撒出了什么东西,火焰顿时蹿高到好几米,周围是一片惊呼,而我却看着兴奋和激动,实在是太壮观了。随后跳神的队伍在活佛的带领下,走到了白塔的边上,周围的山坡上已经站满了围观的藏民,白塔前的空地上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缠满鞭炮的柴堆,稍许念了点经后,只见活佛拿着火把扔进了柴堆,顿时噼里啪啦的充满喜气的声响传遍了周围的山谷。跳神活动就在这热热闹闹的气氛中结束了。

不知不觉,整个过程持续了4个小时,看看周围藏民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微笑,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快乐其实真的很简单。

昏暗的酥油灯展

正月十五这天逗留在郎木寺只是不想让元宵节在路上度过,也给自己一个调整的机会。听说晚上在位于四川的格尔底寺有酥油灯展,遂决定去看看。

酥油是藏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食物,它可以提供给人体充足的热量和营养。但勤劳聪慧的藏族同胞,不满足这样,他们利用酥油冬天会结块的特性,把大块的酥油雕成精美的酥油花,而且在晚上利用灯光来展示(白天可能会化)。吃过晚饭后,我散步来到四川的寺庙前,这时已经竖起三座约五米高的酥油花,蓝色的底,上面雕满了很多漂亮的花纹,中间还画有漂亮的佛像,酥油灯上挑出一些竹竿,拉了一些灯泡来照明,下面的底座上,点着很多盏小小的酥油灯,整个场面显的昏暗异常,和喇嘛们平时念经的大殿里有几分相似。活佛在众人的搀扶下,走到酥油灯面前,依旧是念经祈祷。随后才轮到藏民的跪拜,由于是晚间,场面一度很是混乱,藏民们互相挤压着,推搡着,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开开心心的,也许他们把看酥油灯作为一种游园活动呢。

丽莎咖啡和阿里饭店

去过郎木寺的朋友都知道,郎木寺有个很有名的咖啡馆名叫丽莎,里面做的甜点苹果派在LP(lonely planet 海外知名自助旅行手册)上也有介绍。本来在河边很小的丽莎咖啡馆已经换到了桥边,地方大了很多,墙上分别有一张中国地图,一张世界地图,地图上贴满了世界各地的钱币和签名留言以及照片,仔细看来都是一些感受性的文字,诉说着对这里的美好留恋。屋里都是舒服的沙发椅,虽破旧了点,但在昏暗灯光的映衬下,也显得挺有怀旧的味道。酒吧里住着丽莎一家,除了美丽的老板娘丽莎以外,还有她的满脸胡子的大个子丈夫以及一对可爱的子女,丽莎很健谈,从她口中你可以了解这里的很多信息。到丽莎当然不能不尝尝那里出名的苹果派、巧克力蛋糕等点心。当苹果派端上来的时候,着实让我们吃了一惊,这么大个,是麦当劳里的3-4倍大小,一个就足够4个人吃,脆脆的外皮下是软软的苹果馅,一口下去又酥又脆,实在是人间美味呀。在郎木寺的几天里,我几乎每天都会去丽莎坐坐,喝喝甜茶,坐在他们的小院里看看风景。

比起丽莎的名气来讲,阿里饭店更有特色的是老板阿里的热情,老板阿里以前是开车的,两年前从临夏到这里来开了这个小小的饭店,靠着热情的服务和不错的饭菜质量,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在阿里饭店的留言本上,你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文字。到阿里饭店一定要尝尝这里的藏包子,一个个小小的白白的,有蔬菜馅的也有牛肉馅的,就要看你喜欢什么口味的了。当然这里也有类似于丽莎的苹果派,至于味道么,只能由你自己去比较了。

我的藏族朋友们

上次来郎木寺的时候结下了一段佛缘,也在郎木寺认识了一些喇嘛兄弟和师傅。我的师傅〈吉巴〉俄旺西热布,是寺里的主事喇嘛之一,级别挺高的。自从上次回去以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这次再来郎木寺一来是看正月里的佛事活动,二来也是来看看师傅和我的喇嘛兄弟们。我的到来让师傅一家都很高兴,安排我住在大徒弟桑格知华的屋子里,每天晚上床边的火炉都烧得暖暖的,每天早上我都在兄弟们的念经声中醒来,这种感觉很奇妙。我很喜欢在午后坐在师傅大屋子的炕上,喝着茶,望着蓝色玻璃窗外的美妙风景,写意的感觉流遍全身,若真能在这里呆上一阵子,倒可以沉淀一下城市带来的浮躁,静静的思考很多问题。小徒弟索南知华和桑吉,在我在师傅家的日子里一直照顾着我,我也无以回报,只能帮他们多拍点照片,所以我的相机里喇嘛的照片很多。还有已经自己做师傅的查果,陪着我在郎木寺的附近转了几天,还抢着帮我背脚架和摄影器材。所有的一切我都铭记在心,这里的人们就是用这样的淳朴来面对朋友,面对生活。

认识加固卡娃•才佳一家纯数偶然,那天拍完晒佛后,我在村子内闲逛,走到一个岔路口时,有一个小孩向我招手,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向我表示可以带我到他家去作客。我欣然接受了这个意外的邀请,跟着索南才让来到了他家,是一幢新修的房子。由于晒佛,住在周围地区的亲戚都来了,家里很热闹,孩子的母亲才佳热情招待了我这个远方的客人,给我泡茶、吃点心,并热情地邀请我和他们共进午饭。由于他们的汉语并不太好,所以我们的交流并不是很多,往往是通过几个简单的单词,几个手势完成的。但我想这并不阻碍人与人之间真诚的心灵交流,在这里交朋友是很简单的事情。午饭后我帮她们全家拍了全家福照片,用我的相片记录下她们灿烂的笑容。

这次在郎木寺呆了足足5天,对一个游客来说,这足够了解这个地方的全部了,但对我来说,郎木寺似乎永远也了解不完,郎木寺永远有种种风情可以来吸引着我,在我的生命中郎木寺会是一个很重要的心灵驿站,在这里,我找到了我的精神家园。

现在有2条评论在“走进飘雪的郎木寺”上

  1. Amy 09/10/14 12:12

    远离喧嚣,感受到一片宁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