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之旅途碎影(天山天池) 四

四 从柳园到乌鲁木齐,从天山到吐鲁番

和willem夫妇一起从柳园出发,他们在吐鲁番下了车,我赶到乌鲁木齐和spring同学汇合,刚从火车站出来就看见一个气质高雅的超级维族美女穿着黑色长袍走过,并趁兴奋感还没消失的时候同意了spring同学登妖魔山的要求。妖魔山山可纵观乌鲁木齐,只是实在没什么人,我们甚至可以在盘山公路中间摆POSE:

盘山公路

盘山公路

下午回到白桦林青年旅舍,又碰见了willem夫妇,号称在吐鲁番遇到了沙尘暴,只好逃难到乌市了。我们住的白桦林青年旅舍提供2台电脑免费上网。

在乌市待了几天后,和spring同学,以及willem夫妇一起去天山天池

合影与天山天池

合影与天山天池

此时的天山天池湖面尚未解冻,风光无限

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这么多自由的鹰了……

天山上的鹰

天山上的鹰

这是我的足迹:)

我留在天山上的足迹

我留在天山上的足迹

晚上住哈萨克族同胞的蒙古包,50一晚。里面竟然有条狐狸—皮。

狐狸皮

狐狸皮

晚上一位山东兄弟带了2个以色列青年到我们帐篷聊天。。。居然是89年的,汗。

哈萨克族的毡房外

哈萨克族的毡房外

第二天早上本打算和spring等上旁边的雪山去看日出的,可没想到爬了3个小时左右才到山顶,错过了日出。但是看到了云绕博格达峰的奇异景象,跟巨大的龙卷风一样,呵呵。

华士邦的剪影在天山

华士邦的剪影在天山

看完“日出”后,我又和willem夫妇去走一条以为可以走到很高的地方的路,结果失败,回来,发现帐篷里多了一个背包,spring解释说又住进了一个德国人。

当天中午我就和willem夫妇回乌市了,spring还没玩够,要多住一晚,于是跟那个德国人作伴:)

因为我要赶五一前回到西安参加谭磊的婚礼,所以像喀纳斯和塞里木湖之类的地方,就不去了(而且都还没开湖,估计跟天池一个样,冰封),于是决定和spring一起去吐鲁番,然后回西安。而spring则决定从吐鲁番到嘉峪关和兰州玩玩,再去西安。

于是和willem夫妇告别,顺便请他们喝咖啡。之后他们就和那2个以色列人一起去了喀什。

吐鲁番后,spring独自去了交河古城,我跟另外3人一起包车去千佛洞,高昌故城,吐峪沟。其中一个是德国人,一聊,居然就是在天池跟我们住同一个帐篷跟spring过夜的德国人。我开玩笑说几天以前先看见你的背包,几天后才在几百公里外看见你的人;他也开玩笑说你们两个一起出来玩,居然分别在相隔几百公里的地方碰上他。呵呵,有缘,拍张照:

交河故城

交河故城

在千佛洞听一个维族老人弹“热图瓦”(还是热瓦图?忘了)

在千佛洞听一个维族老人弹“热图瓦”

在千佛洞听一个维族老人弹“热图瓦”

传说中的火焰山,就是如此,唉…………

火焰山

火焰山

吐鲁番的太阳是出了名的毒,但是一场大西北的沙尘暴,竟让它变的如此可爱:)

现在有4条评论在“2009之旅途碎影(天山天池) 四”上

  1. Jennifer 09/10/12 09:39

    前几张这不错,可以和魔戒的精灵世界PK了~
    到那里都是没人的地方格外的美

    • 华士邦 09/10/12 10:36

      @Jennifer, 其实天池口的地方人很多的;我们是绕湖徒步一圈,七成的路人迹非常少。约5个小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