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天:宁波查日神山、盔甲山夜话

导读:从宗坝村出来,沿着帕隆藏布江边上的川藏线徒步推进,中午在玉普乡吃过午饭,大约下午5点钟到达松宗镇,吃过晚饭,又见彩虹。看时间尚早,于是继续赶路,往前走了几公里,到格尼村,借住到村委会里。偶遇一西藏林芝地区下来的学识渊博的藏族大哥,两人天文地理聊了一通……

烟雾缭绕的宗坝村

烟雾缭绕的宗坝村

昨晚吃过晚饭,也就睡下了,一夜无话。

早上起来,发现没有”现成”热乎的食物,只好再次光顾昨天的小卖部,这是宗坝村唯一的小卖部,又买了泡面和牛奶当早餐。结账时,一边跟老板聊天,聊到我的徒步川藏线之旅以后,老板决定泡面只收5元钱——昨晚一杯要收6元钱的。我一听,乐了,顺便把他昨晚多收的1元钱要了回来。老板也厚道,还真的还给我了。藏族人有时候真的很可爱^_^当然,顺口不忘记讨了酥油加进泡面去,增加营养和热量。

昨夜虽说是借民居住下的,可惜不是真正的民居,而似乎工人也不齐,可能放假到别处去了,所以没见他们做吃的,順理我也就没有晚饭和早餐。看来最好还是住当地人的民居,一来有餐温饱,二来了解更多民俗风情,学习不同地方人民生活的智慧,才是真理。吃过早餐,收拾一下,就出发了。

出村口,看到牌子,才真正确定这里叫宗坝村——之前一直以为是中坝村,是受了百度地图的影响。这回写游记,看到谷歌地图,却是对的(宗坝村),看来百度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宗坝村里程碑是川藏公路国道318线3932公里处,村子边上,是个部队驻地,有个大厕所对外开放,马上征用。可惜没有看到人,可能都在大院子里面了,不然打劫一回部队的早餐,也是蛮有乐趣的。另外,昨天黄昏看到的以为是废置工厂,这回想来应该原本跟部队有关,后来重建废置了。

回眺中(宗)坝村

回眺中(宗)坝村

继续启程,回头看宗坝村,烟雾缭绕,山峦层叠,恍如仙境。

川藏公路绕了一个大弯,就完全看不见宗坝村了。今天的318线一直顺着帕隆藏布江走,河谷之间,坡度平缓,路况甚好;帕隆藏布在左边蜿蜒奔流,哗哗作响,偶尔偏离一点,不过总体都能瞥见她的倩影。两岸植被葱绿,乔木灌木交叠,路边还不少野果子可以吃。

帕隆藏布江边上的国道318线(川藏线)

帕隆藏布江边上的国道318线(川藏线)

不过虽然风景不错,走久了不免单调,转眼就到玉普乡,正是午时。玉普乡有几个小食店,我挑了一家,一对四川老夫妻经营者。其实这小食店说是“私房菜”更贴切,因为就是一幽暗的民居里,摆了两张桌子,简单的厨具,不过总算做饭的地方收拾得干净,那么就随缘讲究吃吧。

要了一个素炒饭——老板说,在这里经验餐饮多年,头一次见吃素的:P。饭是在一个小煤炉上做的,老头子挖了半天大约一大碗米饭,放了点青菜瓜类。没想到出品味道还真不错,真真不能以貌取人呀。

这小食店里,原来就有一桌汉地的四个大汉在吃饭,听他们说是在这边做工程的,大家天南海北地聊,有点龙门客栈的江湖味道,得趣得很。

午饭后出来,走出玉普乡又看到几家饭馆,挺大的小卖部,似乎还有一个“歌舞厅”。川藏公路右绕玉普乡,转了个大方向,继续向林芝波密方向延伸,我也继续漫长的徒步之旅。

刚走出乡口,一藏民骑马赶路,相逢而过。路边还有几处建设进行中,看样子也是做饮食的。因为如果是本地藏民建房子,大多是土木结构,而这新建的房子,有了钢筋水泥,并且风格不同当地,这,我倒不是喜欢的。不过以后的来往游人,饮食补充就更方便了。

继续走,较为闷热,风景如前,一边吃野果子一边走。下午镇林状态比较好,一直走在我前面。

走进松宗镇的林镇林的背影

走进松宗镇的林镇林的背影

大约下午5点左右,到达松宗镇,看路边指示牌和广告,岔开318国道不远处,似乎有不错的温泉,不过既然要走岔路的,我就不赶这个趣头。镇子不大,就是沿着川藏线路两边两排饭店旅馆,似乎有些特色土产,那么,我也镇里吃了晚饭,然后再赶点路吧。

同样的,要了一个素炒米饭,才十元,算是徒步川藏线进入藏区以来最便宜的一餐,味道还不错,今天好事连连,值得高兴。又在饭馆斜对面的一家杂货店(不是小卖部哦,是什么都有卖的供销社)补充了不少食物牛奶和常耗品。

重新启程,还没有出镇子呢,一道美丽的彩虹在身后冉冉而起,美丽极了,疯狂留影:P

松宗镇的彩虹

松宗镇的彩虹

松宗镇的彩虹下留影的摩凝(M.Chan)

松宗镇的彩虹下留影的摩凝(M.Chan)

出了镇子,看见两个藏民妇女在摘路边的野果子吃,这东西我倒是吃了一路,不过很少见别人吃的,特别是不见藏民吃。关于这个果子,有个小故事,话说2003年,我和阿一骑行青川滇藏线时,首先在青藏线被饥渴了一个月,进入川藏线,开始有水果吃——十年前在拉萨都难吃到蔬菜水果的——什么青涩干瘪的野桃子啦、酸苦极了的杏子啦、最喜欢的是泡泡果(也叫树莓、森林果),偶尔吃了一些。但是有一种果子一路常有,但我和阿一都不认识,也没个人问问。十年前的西藏,比现在要荒凉太多了,最后阿一绞尽脑汁,说对叶生的植物一般无毒,就尝尝看吧。吃了一点,虽然肉少,不过味道不错,清甜得很,慢慢就吃多了。

然后,一路骑,越发怀疑会出问题,着急了想问人,大半天后才见到一个藏族人,可惜语言不通,比划了半天,疑云更重——因为其中他的一个手势,伸一根手指向上又弯曲——这在我们老家代表死亡。吓了不轻,但也只好一边骑行再一边盯着指甲看有没有发黑,最后快天黑时,才见两个汉人摘了一串在吃,终于落下心头一大石。

公路又来一个大拐,不远处看见格尼村。到达格尼村时,有个骑行者自行车车轴坏了,在路边挡车,想说服我一同坐车,嘿嘿,这哪有那么容易呀。不过虽然天色尚早,却听说前面近距离内也不好找到村子,那就找个地方住下吧。

远眺格尼村

远眺格尼村

同宗坝村一样的情况,就近几家藏民居都关门闭户,可喜的是,不远的高处是格尼村村委会,走过去碰碰运气。

顺着格尼村村委会大楼前面笔直的水泥路斜斜往上走,大约100米开外就到村委会大院的铁门外,院内的狗狂躁起来,我也随口呼唤了几声,里屋走出个大哥,简单说明来意,顺利住下。

放下背包,走回公路边招呼镇林上来。里屋两位大哥正在办公整理格尼村的户籍,听他们说,是县里面派下来驻地的干部,两人都是藏族汉子,性格爽朗,我们一边烧水喝茶,夜色渐浓。

一边烧着水,往门外远山看去,正前方一座如金字塔一样的山峰引起我的注意。指着山峰,我说:大哥,那山该有个好听的名字吧。其中一位身材壮硕的大哥抬起头来说,那是宁波查日神山,也叫铠甲山,如果从松宗镇那边看,形象更加突出,从山脚至山顶,一梯一梯的,非常壮观——这会我省起,早前是看过这山的,不过没有拍摄下来。附近还有一座宋东巴热神山,天凉时,冰雪覆盖,也是异常壮观。

格尼村村委会处看到的铠甲山

格尼村村委会处看到的铠甲山

宁波查日神山

耸立在波密县松宗镇政府后面的宁波查日和宋东巴热神山,犹如一对亲姐妹站在云霄端头,以其壮丽的雄姿和神秘的传说,千百年来,一直吸引着南来北往的人们。

神山是身披轻纱的少女,是头顶蓝天的雪莲,是变化无穷的云海,是令人神往的山巅。阳光普照,她银光耀眼辉煌灿烂;狂风席卷,她巍然不动挺立傲然;飞雪弥漫,她纷纷扬扬长接云天;月白风清,她俊秀潇洒娴静舒展。自然的洗礼使她千锤百炼拔地顶天,岁月长河教她胸怀博大志存高远。他的容貌和风姿永远令人向往,它的风骨与精神永远催人奋进。

宋东巴热神山

在传说中,曾与云南卡瓦嘎波神山一起,为世界著名十三大圣地之一。其主峰海拔高度5028米。相传,宋东巴热神山上有莲花生大师修炼的溶洞,有格萨尔王的石像,有温泉,中心和四方有“五兽神”率百万天兵把守。天然的石头上显现出“六字真言”经文字母,惟妙惟肖。藏汉民族的友好使者文成公主曾朝拜过此神山。同时,这里是苯波教派的圣地,有释迦牟尼和噶举教派创始人美拉热巴的化石像。转此神山一圈,即可成佛。

铠甲山

是宋东巴热神山的主峰之一,原名宁波查日,其接近山顶部分全由石板岩层构成,经风化形成金字塔一样的形状。每年夏秋季,当悬崖上的积雪化掉一部分后,远远望去,神山上呈现出与布达拉宫一样的城堡图案,令人惊叹不已。远眺高耸的宁波查日,更象古代兵勇所披盔甲上的花纹,所以人称铠甲山。

除了在固定季节欣赏盔甲山、宋东巴热神山的美景,常年都可到宋东巴热神山的温泉中洗澡。据说,连续三天泡温泉洗澡,可治疗风瘫病、顽固的皮肤病、湿热症等。

山河:宋东巴热神山

山河:宋东巴热神山

壮硕的藏族大哥这会儿干完活,谈兴正浓。他说了很多关于西藏人生活的智慧,许多汉地来的人笑本地人傻,笑他们不会利用资源赚钱。其实不是藏地人傻,如果藏族人都同汉地人一样,大力搞开发,也弄得污染遍地,生态失衡,其实最吃亏的还是下面的汉地。毕竟汉地大多数河流都是从藏地流下去的。藏地人的“傻”,至少成就了水源的保护作用。

又说了许多高僧大德的故事,汉地藏地的都有,看来壮硕大哥阅历颇丰。他举例说曾经有一个藏族有钱人家的公主,跑到山洞里去修行,一直到九十多岁下不来取水,可是因为修行有成就,水就从虚空中流出,老修行人正是用这水煮茶饮食。

还有,他说藏族人常常是遇活佛就求灌顶,不问真假,反正就是一味单纯地去信。信仰本身就是自己的事情,正是心诚则灵嘛。有一位老阿妈一直向往拉萨布达拉宫,可是年老力衰去不得,所以只好拜托他经商的儿子去拉萨的时候,一定要带样信物回来。儿子一次去拉萨回来,临进家门才想起母亲的嘱咐,急不得只好在河边捡了一块东西给老阿妈,说就是从拉萨带回来的佛陀的信物。这下老阿妈高兴了,真诚地供奉起来。说来也怪,老阿妈因此得到灌顶开悟。

松宗镇风光

松宗镇风光

他还隐晦地说,其实出家修行人什么都放下了,出世渡人也是慈悲为怀,不会争取什么利益,更别说当皇帝之类的事情了……自古只见皇帝太子放下财富权位出家的事迹,从来没有听闻出家人做皇帝的。当然,他也知道朱元璋曾经出家的事情,不过,那都不算是真正的修行人,只是因为当时特殊的历史环境,朱元璋因贫穷沦为乞丐,又遁入空门,最后他走投无路,参加了义军做了皇帝……

聊到一半的时候,另外一个大哥去房间休息了,这会儿一看时间,快到11点,而我俩正打算天文地理文化宗教伦理什么都聊它一遍的时候,镇林早在一边安静了很久,连连哈欠。可惜明早要赶路,不然通宵夜话才够尽兴^ω^

最后,大哥给我介绍了索达吉堪布和他的「亮理宝藏论」,我们取了背包移到会议厅,再铺了垫子的长椅子上睡下,一夜安眠。

第42天:经过米堆冰川到达宗坝村

川藏线的这一段,还是沿着然乌安目错推进,十分钟后,来到国道318线3888公里处,留影纪念。从此到波密,还有120多公里,得3天才能到达。

今天从然乌镇达瓦巴村的鲁杰布游客之家出发,上午11点左右过西藏自治区林芝界,下午3点左右到达米堆冰川大门处。米堆冰川是中国最美的六大冰川之一,可惜我没有进景区的计划,所以稍作停留,便赶往今天的住宿地中坝村(宗坝村)。今天从川藏318线3887公里处,到达3932公里处,一共推进45公里,这是徒步川藏线的第42天。

第41天:到达然乌安目错,夜宿鲁杰布游客之家

在湖光山色之中,在青稞田野之间,然乌镇里些许藏式民居点缀其间。

今天从昌都地区的安久拉山垭口出发,路边的冰川积雪越来越多,风景也越来也好看,经过涛声雷震的然乌沟老虎口走廊,到达美丽的然乌安目错湖畔的然乌湖。吃过午饭,时间还早,决定继续前行。公路一直是在然乌湖畔,夜宿瓦巴村鲁杰布游客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