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和地狱之路: 船底顶 – 听风的浪子篇

这是 听风的浪子 同学的作业!

落日峰大草坡(伤心大斜坡)上,听风的浪子 @船底顶

落日峰大草坡(伤心大斜坡)上,听风的浪子 @船底顶

船底顶——这个既可称为天堂也称为地狱的地方,终于让我体会对你又爱又恨的感觉,一辈子难以忘怀。

2010年元旦,跟着一帮新认识的驴友去体验这个能拿毕业证的考场–船底顶,天虽然不很眷顾着我们,但大家都是初生牛犊,有一种勇往直前的气概。7点多在新洞小学出发,海拔显示270米,出发前来张合影。

由于晚上下了雨,一路上都是很泥泞的道路,一脚泥一脚水的行走于这片大地之间,感受山里清新的气息,一路风光如画,这里没有田地,代之的是漫山遍野的树林山坡、山坡都铺满土金黄的草,没有裸露的岩石,没有突兀的尖峰,一座,两座,连绵的群峰都披上了厚厚的金黄色绒衣。轻风掠过,漫山遍野的金黄之浪缓缓袭来,直透人心扉。那是怎样一种震人心魄的金黄啊!站立在金黄色的草丛当中,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生命是如此博大。在宽大的金黄色绒衣中。船底顶的大草坡,令人如痴如醉。

怀着快乐的心情,毫无疲态,我们便到达峡洞,大家在高嶂顶下休息午餐,摩凝说,今天最辛苦的路程就是横亘在我们面前的是相对高度为600多米的高嶂顶,这也是我们一天里最有难度的一道关口了,穿过高嶂顶这一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大半。此时海拔显示是570米,既然是最后的冲刺,就铆足劲向前冲吧。虽然只是600多米,但爬起来还真有点难度,穿越过密林上了一个山头还有一个山头,慢慢地耗掉我的体力和意志,在穿越第二个密林时我大腿抽筋,心里来了个疙瘩,麻烦了,我真的拖累了大部队,此时雾气很大,能见度不超20米,摩凝只好照顾着我和丁叔2个伤号了,艰难的走上高嶂顶,又见到深夜弹琴和那个叫啥,他们2人在相互提着整个团队的餐饮水,这个高嶂顶足足花了我们2个半小时。

最后我们5人为一个团队,在弥漫的雾中慢慢摸索着而前进,在黑夜中、风声中、雨水中我们打着头灯在摸索着前进着,前面没有路,延伸至远处更远处;脚步,迈出得沉重复沉重。翻过一山又一山,横亘在面前的,依旧是连绵不绝的群山。人在这巍巍群山中显得格外渺小。困在这山重水复的混沌里,人走得越来越茫然,我们在下山吗?我们能走出重围吗?哎,又要爬高了……

在黑暗中,我们不能有瞬间的分神。走啊走,走过一山又一山,我们是在跟魔鬼作斗争,在跟死神作斗争,即使我们已经麻木,已经颠狂,我们能不走吗?不能!死神喜欢眷顾止步不前的人,我们必须不停地走,把死神甩得远远的。 黑夜中我们艰难的爬上了落日峰大草坡,走到垭口,风把我吹的摇摇晃晃,摩凝鼓励我们,只有穿过垭口就会到密林,为此,我们都弯着腰,一步一艰辛的穿过死亡之线。直奔密林,没有道路,只有感觉,丁叔在前面开路,我和深夜弹琴和那个叫啥走在中间,摩凝殿后,在没有尽头的密林里走了2个小时还没有走出,心已经开始动摇了,意志也慢慢走向崩溃了,没有方向感,风声,雨点,疲劳,饥饿在慢慢侵蚀着我的心灵和肉体。

我们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只有走出密林才有地方扎营,才能更加接近我们的队伍,终于在机械,麻木不仁的状态下走出密林,我大吼一声来抒发我心中的苦累,此时不远之处也传来了回音,感觉找到队伍了,时间已经是21:28分,我们5人马上拖着疲倦的身躯走了过去,回应我们的声音是兄弟姐妹们,放下背包,在风雨之中扎好帐篷,再钻进帐篷换上干爽的衣服,不管外面多大的风和多大的雨,终于感觉到温暖了,全部收拾好东西,我和丁叔在没有多少水的情况下,憋着煮了2斤肉来填充肚子。

风,是山在呼吸;雨,是山的泪珠。风轻飘曼舞,吹醒每颗茫然的脑袋;泪盈盈欲滴,轻抚每颗躁动的心。风来,雨来,我们无法预料,也无法躲避。既然如此,就让我们在漫长的船底顶脚来接受大自然的洗礼吧!风声,雨声,尖叫声,声声入耳。我忽然觉得,这是个适合静下心来的时刻。我想,很多人都将度过一个不眠之夜,一个终生难忘的船底顶风雨之夜。

不知怎么捱到天亮,风停了,雨住了,战神和魔鬼不知谁分出胜负,可能是两败俱伤,回去休养了吧。走到帐外一看,山形依旧,船底顶还是那么骄傲地挺立着,只是披上了浓浓的白纱。看着这悠然自得的大山,你完全想不到这里昨晚曾发生过如此惊心动魄的战斗。但再看看七零八落的帐篷,你或许会猜想这里刚发生了一场浩劫。其实,这只是无畏但无知的我们,被大山轻轻地嘲弄了一番。

黑夜,是个可怕的恶魔,它用恐惧侵占我们的内心,用绝望吞噬着我们的灵魂。

雨,是个疯狂的破坏者,它一轮接一轮的袭击,把我们的精神打得麻木。

风,是个阴险的杀手,它发出诡魅的笑声,把我们吓得毛骨悚然。

一夜狂风骤雨,天地黯然失色。然而前路漫漫,船底顶的诱惑使我们义无反顾地踏上征程。但不是蹬顶,望着船底顶的山峰,只要25分钟就能蹬上去拍一张照片留念,但时间不允许我们这样做了,雨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11点了,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东西,背起大包,穿上那身湿衣服,在摩凝的组织下,我们只能选择回撤,前路漫漫,危险重重,在出发前,童相公已近交代了,要是风雨之下,不要去冒险,断崖和乱石坡很危险,出来玩安全最重要,为此,摩凝还是选择了回撤,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很大的遗憾,为了大家,摩凝的选择很明智。

落日峰大草坡羞涩地蒙上了面纱,是否昨夜的一番激战,也把你折磨得花容失色。我知道你一定是希望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给我们,潜伏深闺,只是在调整状态。放心吧,我们定会再来,把你最美的身姿记录在我们脑中。 踩着浓雾,我们一步步地踏着大草坡的身躯。万物在这场恐怖的袭击中纷纷颤栗着,摇曳着。而小草,你在这样无遮蔽的天空下,是如何用你柔弱而坚毅的臂膀去奋力阻挡风雨的恣肆蹂躏?或许是团结的力量吧,漫山遍野的你们手挽手筑起一座钢铁城墙,足以抵挡任何外力的入侵。或许是顽强的生命力吧,“疾风知劲草”,你这份无言的志气令人感动。

风,犹自以摧枯拉槁之势呼呼地向我们袭来。但伫立在大草坡的金黄色波里,凝视那金黄之作,令我可以和大自然作无言的神交。那浩瀚的金黄为我荡去俗世的尘土,润泽我荒芜的心,让我感悟到更多的自信。

大草坡,每次来到你身旁,我都会惊诧于你的苍劲和郁然。 站在落日峰大草坡的垭口,望着云海,心境确实飘渺,望着下面的悬崖,昨晚我们就走在这么一线之路,美丽的云海忽隐忽现,在飞舞着俄罗多姿的身躯,我按下了快门,拍下了有限的几张云海之片。

走下大草坡在一个分叉路口,我们整队14人都休息一会,吃点东西,只有小徐和可里要完成这个穿越,我们只有在默默的祝福他们!回撤的路线是不走回头路,唯一就是往下穿越密林,顺着溪水而下,前路是渺茫的,没有道路,只有人的意志,用意志来完成这段艰难的路程。雨还是下个不停,好像要把我们侵蚀掉才罢休,而勇于挑战的团队展现出大无畏的精神,一路顺溪水而下,整个密林的穿越我们花了3个半小时才下到水渠,然后只有顺着水渠而行才能走出大山,渠道右边都是悬崖,大家都很小心翼翼的走着,不敢有一丝放松,虽然疲倦和饥饿在不停的召唤着我们,但我们还是赶在它们呼唤前走出了这个危险的渠道,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大道了,顺着大道而下,我们很艰辛的走到了水电站,涉水而过,冰凉的水漫过了膝盖,鞋子切底的湿透了。

黑夜也在慢慢侵蚀着我们的意志和身躯,寒意阵阵,只有走到新洞才是希望,为了这个信念,我们都忍受着种种苦累,靠着大家相互帮助,靠着每个人的意志,我们于夜晚21点才走到目的地。

感谢我身边的朋友,有你们与我分享光明,我才有勇气和希望,我才能跌跌撞撞地艰难向前挪动。

这次船底顶之行,给我伤痛,令我心慄,但我从此便因恐惧而远离户外了吗?不会!就像人不会咽了一次便从此不吃饭一样,驴子是不能不修身磨砺的。

一直不知该如何提笔记下这短暂而惊险瞬间,这平凡而难忘的拉磨。船底顶是众多驴子的梦想,或噩梦,或美梦,都反映着船底顶神秘的诱惑。驴子总会有他的经历,而旅程之后就是一个成功的旅程。路线有难易,景物各不同,融入大自然,可以没有美丽的风景,但绝不能失去美丽的心情。

现在有16条评论在“天堂和地狱之路: 船底顶 – 听风的浪子篇”上

  1. 故人 10/01/07 13:11

    占个位置~感谢浪子~没有你的浪~就没有我的狂~嘿~~~

  2. 故人 10/01/07 13:13

    不过很有文采~真实不夸张~

  3. 漫步 10/01/07 13:17

    看不出 浪子文采不错啊 呵呵

  4. 光卫 10/01/07 14:23

    现在四川登山好像要持证了

  5. 河童 10/01/07 14:37

    从外观谈吐都尽显潇洒的浪子,同样文笔一点也不逊色…

  6. 5719438 10/01/07 16:21

    風雨生信心 大自然在為你們的挑戰 發出喝采!!

    有緣再相聚 讀者仍在期待與等著你們的旅程報告

  7. huangjun 10/01/07 17:29

    伤心大斜坡,这个名字取的真是恰如其份啊!

  8. 袆麟 10/01/07 19:22

    看来那晚你们五人的确经历了与我们与众不同的高障顶。这种经历是毕生难忘的。
    原来我们离船底顶仅有25分钟啦?!!

  9. canaan 10/01/07 20:17

    不错的游记

  10. chisdy 10/01/07 23:40

    特羡你们的生活

  11. 梦游 10/01/08 10:53

    没想到哈,很煽情哈

  12. 泉水 10/01/08 21:48

    美丽心情由你游记而来!你真有文彩.看得俺心情刚刚靓!!

  13. 潘蟹蟹 10/01/08 22:13

    我在登山的时候也时不时地抽筋,如何把抽筋的概率减少?

  14. 云端 10/02/01 20:39

    不错哦!越来越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