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南鹏

渔家

渔家

三月初七,阴,微西北风,宜出行。

兴奋了一个星期,终于可以成行了。美丽的庙湾,我来了…

磨磨蹭蹭,早上7点,我们的中巴出发了。车上,贱人发挥淫贱本色,一一介绍,我们10男9女也算是初步认识了。临近珠海,领队zizi不停的打电话。从语气中,我感觉情况不妙。果然,当我们在9:13兴冲冲赶到码头时,渡船不理我们,准时9点正起航了。

除了气愤,还能怎样?那种没人情味的地方,不去也罢。稍微一碰头,即决定启动B计划--南鹏岛。

中巴随即转上沿海高速。大家的情绪有点低落。还好,互相理解,没有不和谐的声音。经过贱人一轮嬉笑怒骂之后,大家的兴奋又被点燃了。车过崖门,老天也感性的下起雨来。这里是宋元最后一战的古战场。经此一役,中华民族遭受毁灭性打击。“崖山之后,再无中国”。

很快,就到达我的故乡--台山。路两旁一座座破旧的雕楼闪过。自从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化遗产,这东西就热门起来了。我总认为,从艺术角度来说,没什么价值,只是记载了一段历史罢了。我想起去年去南鹏,见到了当时传媒最热门的3样东西:九江断桥,雕楼,南海一号打捞船。

上船

上船

中午12点,抵达上船的地方,东平渔港。吃饭时,我专门点了鲨鱼,满足一下他们的好奇。并且告诉他们,人吃鲨鱼,比鲨鱼吃人多得多。饭后去码头,船老大冯江已经在守候多时了。3艘快艇,每艘坐6~7人,来回总费用2100元。海浪不大,小艇开得飞快,但他们还是紧张得大呼大叫。又想起上次,台风刚过,海面都是白头浪,浪高3米。船从浪尖跌下浪谷时,那种失重感,叫人魂飞魄散。周围全是水墙,比人头高很多。那剧烈的拍击,真担心船会解体。屁股受的罪,那就更不用说了:上到码头,个个走路的动作严重变形。那次是极少的几次之一:我觉得就快要死了。好在,这次海浪平静多了。45分钟后,平安到达岛上的简易码头。这次又是我们包岛,yeah!

营地全景

营地全景

南鹏岛,从google earth上看,面积不大,分一大一小两个山头。我们扎营的地方,就是最窄的连接部分,两边沙滩相隔不足100m。近大陆这边风平浪静,对着外海那件就惊涛拍岸了。当年曾是日本鬼子的一个据点。它们在这里开采战略物资--钨。听说矿洞挖到海平面以下一两百米,可惜没时间去探。荒毁的工事,遍布全岛。码头尽端就有一个圆形的碉堡,冷冷地注视着我们,带点警惕,更带点杀气。听说悬崖上有一个砍头台,鬼子看谁不顺眼,就拉到上面,一刀,头就掉海里了…所以,要抵制日货!对开海面不远,就是南海一号打捞的地方。宋元崖门海战后,有一支船队逃了出来,在这里遇上风暴,全军覆没。据说以前经常有渔民网上残破的船板。逃难的军队,金银珠宝应该不少吧,嘿嘿…

我和zizi上船买的

我和zizi上船买的

尽管我们已带齐了食物,但没有海鲜,怎能叫上岛呢。我跟zizi跑到渔民的船上,买了几斤海鲜。跟船工聊起来,我又认了一个老乡。岛上垃圾不算多,但放养着1000多头牛,遍地牛屎,甚是讨厌。海岛就是好,大陆的海岸线,无论多清的海水,跟这里都是没得比的。扎好帐后,大家作鸟兽散,各自找活动去了。我回到码头,因为我喜欢那里的石头。穿着溯溪鞋,在石头上,布满了尖锐的贝克,除非你脚底的茧有半寸厚。看到一群修长的手指长的小鱼休闲的游荡,我就如炮弹般纵身而下,直插鱼群中。看到鱼群四散飞射而窜,哈哈…潜进水底,欣赏着礁石披着斑斓的水纹,无声地波动着。我试着脚踏两船,但随着2船慢慢分离,腿分得越来越痛,最终..“扑通”。在感情上脚踏两船,大概都是这个后果,我想。海水还有一点冷,但我已经理不了那么多了。一番放肆后,过来一艘小渔船。我爬上去,看到鱼获不少。我又向油黑而略有姿色的鱼女买了10斤海螺,6斤石蟹,还有一条会变色的墨鱼。墨鱼喷着墨,半透明的身体里面变成幻彩,一双人一样的眼镜看着我,让我有点于心不忍。哎,啊妹驮夫!这时,发生了一出悲剧,我的相机掉海里了。回去才知道有没有救的,但相片就只能拍到这里为止了。

我喜欢……那条墨鱼

我喜欢……那条墨鱼

晚饭是烧烤,大家都忙开了。我一直崇尚的是君子不近鲍厨,这次也被分配去借看岛人的厨房煮海鲜,理由是我是本地人,好说话。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我的出品陆续上台。我惊奇地发现,我做的东西特受欢迎,他们抢到差点打起来了。难道,我真有厨艺天分?南鹏有3多:蚊子,台风与牛屎。这里的蚊子也有3个特点:大,多,蠢。大如苍蝇,在腿上多如汗毛。不吃饱,它是不会轻易走开的。我试过几次一巴掌拍死3只的。我游泳后还未冲水,只穿着泳裤与t-shirt,长了无数小包。正所谓嘴巴在天堂,皮肤在地狱,这顿饭吃得也够辛苦的了。

饭后转移战场,继续喝啤酒。清风,明月,浪涛,朋友,美女…就算没美酒,也会醉。这里虽然有信号,但还是音讯隔绝。想起京师的武林大会圣火传递,在西域遭受吐蕃牦牛的骚扰,还有背后搞鬼的红毛鬼,真让人担心。回去看看有没有火山龙虎豹旗卖,买回家抹厕所地也好。起风了,天边闪电频闪,勾出黑黝黝的山树的轮廓。今夜有暴风雨,我知道。

半夜,呼呼的狂风骤雨惊醒了我。隔着帐篷,我看到几个帐篷亮着灯。我忙用背包顶着帐篷,怕它被风吹起。偏偏这时,肚子的啤酒要造反,我又不能出去。不是因为大雨出不去,是怕我一走开,帐篷就被吹跑。急中生智,用塑料袋解决了问题。又想起上次半夜的台风,足12级,吹坏了2个帐篷。不顶住帐杆,帐顶就会贴地了。连饱经沙场的我也吓坏了,连夜集体转移。更忘不了与martin迎着台风矗立在暴雨中,借着闪电欣赏滔天巨浪的情景。

我的腿其实没那么粗,只是海水把它放大了

我的腿其实没那么粗,只是海水把它放大了

第二天早,风和日丽,好像昨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找个无人的角落,静静的呆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到钟集结出发。回去的艇上,没有见到上次的飞鱼。猛一抬头,看到满天白云,呈鱼鳞状,甚是壮观。渔民说,这种天气,鱼获必丰。

午饭是在鱼排上吃的。饭后坐车,昏昏欲睡。朦胧中,已到花都,与队友bye-bye回家了。

现在有9条评论在“又见南鹏”上

  1. 摩凝(M.Chan) 08/04/25 20:55

    大侠,上面那个女孩子好美丽^-^

  2. 大侠 08/04/25 21:03

    下次你过来玩,介绍你认识。

  3. 摩凝(M.Chan) 08/04/25 21:19

    哈哈,要得要得^-^

  4. 苦儿 08/04/25 21:53

    感觉好刺激啊~~

  5. MY-Hou 08/04/26 13:29

    大侠大作喔~~~~~呵呵

  6. anliu 08/04/28 16:37

    你的日子过的忒舒服了吧,羡慕ing

  7. 大侠 08/04/28 20:07

    不用羡慕,你也可以的。
    心动,不如行动。

  8. 风再起时 10/08/23 16:21

    风水学说,女人如果双手捧墨鱼,是可以生双胞胎的 :mrgreen:

    • 摩凝(M.Chan) 10/08/23 21:18

      有這樣的事情?那以後準備生育的時候試試無妨^_^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