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图一事:林芝路上的飞天火鸡

林芝路上合影

林芝路上合影

上面图片中,鸡毛特征明显,不说都知道是哪个;火鸡是蓝色衣服的,我跟他站在一起,阿一跟我又隔了一人。

题外话:之前写系列游记,总是半途而废,或许坚持下去的动力不足;而现在找一两张照片,然后写几小段旅途趣事,反而轻松,没有太大压力。但是现在用的Wordpress主题直接调用上传的相片,而在RSS输出时不显示,得想办法解决。对订阅者带来不便,还望见谅!

话说上次在西藏川藏线上骑行,接近林芝的时候吃上了“新鲜”的野杏子,后来继续骑行,路边的龙泡泡越来越多,摩凝阿一就常常停下来到路边摘果子,速度因此慢将下来。

没多久,一群装束“怪异”的骑行者赶了过去,这就是后来我们认识的鸡毛火鸡等人,还有一个女孩子。

鸡毛也是广东人,他长期在西藏骑行,好几年来一直穿梭在川藏线、青藏线和新藏线之上,是一个十足的超级猛驴(骑长途自行车的其实不应该叫“驴”吧);鸡毛装束奇异,染黄的长发,冲锋长裤黑上衣,奇怪的黑色鸭嘴帽;鸡毛喜欢随身带着一把弩,背一个小匣子,装几支弩箭,两支鹰毛。这两支鹰毛是他在西藏某个崖壁上捡来的,因为这两根鹰毛和常常穿着黑色外装,鸡毛给自己取了外号叫“鹰羽黑衣”,不过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叫着叫着就变成鸡毛了,他也乐意接受。

火鸡等等是在西藏拉萨遇上鸡毛和那个四川女孩子的,然后一起骑行川藏线,这群人赶过我们后,也被龙泡泡吸引,摘果子那会儿反被我们重新追上,两群人终于走到一起,一路交换了许多西藏旅途上的趣事。

继续骑行,这段公路路况并不是很好,说是国道,可是一直受到泥石流的破坏;据说川藏线上的这段路是用人民币垒起来的,可见难于蜀道,更难于上青天。

在一个艰难的上坡之后,我们一大群人来到下坡的公路上,一路滑行,虽说公路上的柏油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已经变成了纯粹的泥石路,不过还算平坦,我们越滑越快,慢慢地大家拉开了距离。火鸡摩凝阿一我们几个冲在前头,享受着凉风从耳边呼啸而过的快感,正快活着呢,前面拐弯处一幕更快活的事情发生:只见在摩凝斜前方的火鸡突然从自行车上飞了一个抛物线出去,紧接着他的自行车也寻着那道刚刚划下的弧线飞出,重重压在火鸡的身上。

幸运的是,火鸡刚好是飞到了一簇厚厚的灌木丛里,这一摔只换来一点皮外伤,真是命大之极——在灌木丛往上的位置是一大块岩石,如果撞上必受重伤;而往下的位置是可怖的崖壁,如果跌下去,后果可以想象。

很快后续部队赶了过来,鸡毛迅速帮火鸡包扎好,又很快将火鸡压扁了的自行车前轮调整回正常的圆形,手法高明。

这一摔让我们见识了鸡毛的专业,也让火鸡成为真正的火鸡,还是飞天火鸡。

其实鸡毛跟火鸡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现在有9条评论在“一图一事:林芝路上的飞天火鸡”上

  1. scarlett 09/09/10 14:34

    哈哈哈!!!“这一摔让我们见识了鸡毛的专业,也让火鸡成为真正的火鸡,还是飞天火鸡。”真是万幸啊!

    • 摩凝(M.Chan) 09/09/10 21:48

      @scarlett, 是啊,我们都这么说,当时真是万幸,不过旅途还有许多这样的事情,不过有趣的事情更多,待俺慢慢说来。

  2. 深白色 09/09/11 17:40

    你們的造型很像我這裡的飛車黨…

    • 摩凝(M.Chan) 09/09/11 18:14

      @深白色, O(∩_∩)O哈哈~我看起來還不至於這麼“野”吧。

  3. 卡巴动力 09/09/16 21:03

    能到高原骑行真的是很珍贵的一种经历。我是福建的,骑美利达勇士,还没骑过这么远的长途。

    • 摩凝(M.Chan) 09/09/16 21:11

      @卡巴动力, 你在福建那里呢?厦门我可认识几个车友哦^_^

      • 卡巴动力 09/09/16 23:28

        @摩凝(M.Chan), 我是福建南平的。这里骑车的人不多啊。

      • 摩凝(M.Chan) 09/09/17 18:24

        @卡巴动力, 难怪了,有机会交流一下,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