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速写

摩凝的引子:03年的暑假,阿一和阿川从他们的学校,也就是长春赶来兰州与我会合,然后开始我们的自行车西藏之行。过昆仑山口的时候,阿川受高原反应影响,与我们分开旅行。我和阿一两个人沿青藏线骑到拉萨,走川藏线到芒康,转滇藏线到这次旅行的终点昆明。一路上遇见很多朋友,记忆尤深的有“鸡毛”“火鸡”他们,还有在云南中甸(也就是香格里拉)遇上的大青(青藤)、CPU(cpucool)、阿布和陶子……

我怕我再不腾点时间去写,西行的感受会渐渐地褪去细部的色彩。假如真的如此,这画轴存在我脑子里也将成为印象派油画而不是写真。于是,采用了这样一种速写的方式来记述此去西行的一些游历感受和美景……

(文字:南方部落青家头驴·青藤;摄影:cpucool)

第一程雨雾中的四姑娘

四姑娘是美丽的,一切无疑。

但是,也许与它无缘,也许因为出发前就没花费很多的心思去研究走四姑娘的线路,打算轻轻带过,四姑娘在那几天始终没有露出它的真容,我们就这样的轻轻走过。留在我脑子里更多的是严哥、冰石酒吧和唐炜的那条狗狗。

在四姑娘的日子,我有些心不在焉,知道大姑娘已经冰雪消融,我更是提不起兴趣。同伴们对明天将走线路的不一,让我心情糟乱。于是,在她们全躺下休息后,我跟着严哥到了驴子间久负盛名的唐炜的冰石酒吧。

我想冰石之名是缘于雪山上雪水洗涤而泻的洁白石头吧,虽然冰冷,却纯洁着不俗。唐炜是那种第一眼就能看出非常有个性的家伙,一把马尾让我想起了大学里的某个同学。没想到的是,他那难得出来的笑容如此能感染人。严哥告诉我,他是来自成都的音乐人,玩乐器很出火。

酒吧里没有服务生和啤酒妹,一切,自助。酒吧很小,但是,氛围真的不错。四姑娘脚下驴子们的家,用这个来描述它,不为过。

一个藏女打扮的MM穿梭于五张小方桌间,给大家送酒送点心。严哥的伙计(那头跟我侃了半个多小时他的驴行生涯的酷驴)告诉我:她是一个每到周末就自费从成都过来帮忙唐炜的酒吧的MM。

我和严哥还有酷驴每人各要了一支啤酒。我不太喝酒,何况初到高海拔的地方应该是不喝酒的,但是那晚,我想喝。

喝酒到一百三十下的心跳,然后听严哥海侃,关于他的青年旅舍,关于他的登山向导职业,关于他为了原则不肯给韩国登山队发登山证书的冲突,他的初恋美藏女,他以前的地质勘探生涯……中间不时有人过来和他招呼,也有来四姑娘登山的向他打探上二峰的线路。严哥说:“我做登山向导记忆很深的事情,不是在雪山上生死关头的抉择,也不是露宿遭遇狗熊拍一掌的时候,是当我把70岁的日本老太太带上大峰,她老人家抱着我痛哭涕零,那会的感动。登山的人,只有在登顶的途中,才能感受登山的意义。等你计划好上二姑娘的时候,我一定免费给你向导,而且,有心,你就能行”。

唐炜过来和我们一起坐下,他的爱狗辛帝和严哥亲密接触长长地相吻,然后在主人的暗示下过来和我礼貌地“握手”。俨然一个绅士。

在我要起身离开酒吧的时候,唐炜给我写了一张他的联络MAIL和电话手机,我也在他的本子上写下了“雨雾中的四姑娘,还有冰石酒吧和这里的朋友,给了再次重游的理由。”然后在落款处写下了南方部落青藤

唐炜找了半天的碟子,找出了一盒八十年代的老片,送给严哥一首《游子吟》,送我一首李淑同的《送别》。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雨雾中的四姑娘

雨雾中的四姑娘

雨雾中的四姑娘

雨雾中的四姑娘

第二程沉重和美丽并在的丹巴

丹巴是美丽的。

丹巴的泥石流冲下的巨石是沉重的,这也无疑。

再次去看DV里泥石流下颓废的村落,我的心情依然存在。丹巴就是这么一个美丽和沉重并在的所在。

我又想起了那江边缭绕着的香火,那不散的屈魂。上海老师带着采风的五个女生,被淹没在泥石流下,至今尸骨无还。

自然对人类的惩罚也是无情的,就那么一条美丽的沟,可以给人类带去如此沉重的灾难。

丹巴的雪山无疑是美丽的,丹巴的峡谷和彩石看着比虎跳更精彩(CPU语录),丹巴的藏民是热情而淳朴的,丹巴的碉楼更有特色。

但是,丹巴遭遇泥石流的村落,村民们沉重的眼神至今让我窒息……

沉重和美丽并在的丹巴

沉重和美丽并在的丹巴

第三程韩哥和他的老爷车

有缘结识韩哥和他的老爷车,缘自严哥的介绍。

说起这一路的精彩,没法不提及韩哥这一流的司机和他那末流的城市猎人2020。

真的有些受不了它那无情的颠簸,却又实实在在地在崎岖的山路间颠簸了三天。就它那差不多二十到四十码之间的老爷速度,我们走过高原地带一天400多公里旅程。

老爷车上我们的快乐绝对多过小切诺基上的那天,于是,我又证明了一道命题:出游的欢乐不在腐败而在艰辛过后的美丽。

到现在回想海子山傍晚的行程,还有点怕怕,假如那晚抛锚在那4500多米的山口,狂乱的巨大滚石会不会湮没我们?

也只有“不要离合器也一定能平安送我们到目的地”的韩哥,敢于如此开着他那据称是走过黄河源头的城市猎人老爷车,穿越这如同外星球的海子山口。一流的司机和末流的车子的组合,给了我们一路心跳着美丽的游程。

韩哥和他的老爷车

韩哥和他的老爷车

阿一和摩凝

说起这两家伙,我们没法不翘大拇指。

遇到他们是在中甸的松赞林寺,那天,我和CPU、阿布、陶子结伴游中甸。那会儿我和CPU正在用DV和DC“偷拍”寺院里喇嘛们做佛事。阿一他们也在寺院的唐卡前踯躅着留恋。摩凝就在那刻闪入了我的镜头。

两个一看就很特别的家伙,在游人如织的松赞林寺,特别地吸引我们的眼球。

两人一样的雨衣,一样的雨鞋,一样的丛林帽子。阿一是一幅玳瑁宽边眼镜,摩凝的眼睛显得特别的闪亮(细想,应该是他们这一路上浸淫了藏域美景的缘故),一样被藏域的艳阳镀得黝黑,假如脸颊再来点高原红,我一定会觉得那是藏民家的新一代大学生。

阿布和陶子首先和他们招呼。知道了大家都是酷爱自然的同道中人。

现在都懊悔我的DV没记录下大家初识时交流的场景。

“看着我们的样子,很怪吧?”摩凝的第一句话。

说实话,一个多月的风吹雨淋日晒,我已经没法看出他们的实际年龄。即使看着没有一脸的沧桑,也已经有半脸的印痕。

阿布和陶子与他们热烈地交流着,才发觉是两个单车骑藏川滇的家伙,兰州出发,上过格尔木,走了昌都邦达,过得荣,眺梅里,出来一个多月了。一路的苦旅,每天平均一百多公里的骑程,多的时候一天骑一百八十公里,中甸的海拔不算高,但眼前的这两猛驴叫我感觉到了高原反应—我不敢想象在海拔4000以上的高原,一天一百多公里的自行车路程,意味着什么。

“你们特别猛吧!”因为高原反应而不能走亚丁的陶子羡慕地问他们。

“其实,离开阿布,你也可以的。没男朋友一起,你会更坚强一点,当把你放在一个自生自灭的环境下,你不行都行了。这样的走法,靠的就是毅力。我们的时间和大米都不宽裕,所以,只能这么走。”阿一带着广东腔的话显得个性。

“在心身俱惫的路上,也会问自己,我们这是为什么,留着好好的家不呆,出来找这份苦,最后的答案,还是值得。”

彼此之间真挚的交流,让我们六个人很快就成了朋友。这一路过来,收获的不止美景,此行线路上云南的自然美景不及四川段,但是,这样的四个朋友,让我们的出游一路开怀无限。直至我们提前返回在丽江分手,依然是太多的眷恋。

前天阿一回家给我发来短信,昨天才看到。当他再次给我拨来电话,我晾着四个客人和他通了六分钟的电话,知道他和摩凝已经快回学校开学注册了。

阿布和陶子

我们和阿布和陶子结识在稻城到中甸的三菱帕杰罗上,那天早上我和CPU告别了可爱的杭州女孩豆豆,搭上了中甸过来的顺风车。在雪狼子的亚丁人社区门前,第一眼看到陶子,一个美丽的南京女孩,那会高原反应还没彻底过去。

阿布是那种很懂得体贴人的男孩,自己背个四十多斤的大包,是陶子的背包三倍的分量。

我们都以两个人三百元的价格和云南牌照的帕杰罗谈好价格去中甸,四人一个车。开始觉得真是值,找当地的车子过去,没有六百免谈。(后来,才想起,返程的车子,假如早些结识阿布和陶子他们,一定能四百一车的价格谈妥当,那样岂不是更节约?)

有他们的同行,一路开心。大家都显得很能说话,谈彼此的驴途,品一路的美景,冲锋衣和大背包总能让驴子们很快地找到自己的同类。看着我们在亚丁摄下的美景,陶子为自己高反而不能一睹三大神山顿足。阿布却宽宽地安慰:还有下一次,不是吗?

丽江,我和CPU在吃油炸水蜻蜓的时候,说起一定要等到徒步虎跳过来的阿布陶子、骑自行车过来的阿一摩凝一起聚餐FB,遍吃丽江小吃。第二天等到了阿一他们,最终还是因为我退了24的机票改为21号返回,阿布他们搭不上来丽江的班车,擦肩而过。假如能和这两青春飞扬的家伙一起六人逛丽江泡吧,绝对是一件美事。一点小小的遗憾吧,大家都期望着某天还能有缘再度结伴。

杭州女孩豆豆

除了CPU,这一路,和豆豆一起走过的驴程最长的了。在稻成分手的时候,我对这小女孩已经有了太多的好感。

一个虽然年龄不大,却足够自立、理智、能全方位考虑行程、好好地为自己安排、有不错的沟通能力的女孩。独自背包行走,她能百分百的胜任。这一路上,她对老爷车的忍耐和调节情绪的能力,让我刮目。起码,我不知道我的MM们能不能有她这样的心态。我想,独自出行的,有这样的素质,根本不必担忧一路会不开心。

因为时间问题,她的行程安排比我们更紧,最终大家都能无憾地走了稻成亚丁,把丹巴、八美、新都桥、海子山的美景尽览,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不知道怎么用文字去记述这个女孩,回想和她一起的驴程,我情愿再打开DV看她在海拔4700多米的垭口的跳跃。

我和亚丁雪山有个约定

离开亚丁,回望仙乃日(观世音菩萨山)的那刻,我和神山有个约定:两年后的秋天,一定再度拜会神山,徒步再转。

转山是当地藏民对神山的一种膜拜,藏民对佛教的虔诚,是我们很多人所无法想象的,看到神山边上堆积的玛尼堆,还有那猎猎的经幡,看着他们五步一叩首的五体投地膜拜,凝听那转动的经轮,也许,我们能从个中领略点什么。

神山在我的眼里,一样是神圣的。不因为仙乃日、夏洛多吉和央迈勇是处女峰,也不只因为它们是五世喇嘛钦点的神山,只因为亚丁的那片原始着混沌着的淳朴的自然生态面前,一切,都是那么的纯洁,那分自然本身所透露出的逼人的无暇,那雪山的洁白,让我们心中油然而起一份膜拜—–对自然的膜拜心情。我想,谁到了那里,都会被那份原始所打动,叫人不忍去玷污半分。

我不知道怎么去用文字来描绘那份美景,回来后,独自在午夜一遍遍地看着雪山下的DV记录,心情总是洒落在那片野花间、牦牛的叫声中无法回还。雪山融化的雪水的冰凉至今依然透过指尖向心灵的深处传递。DV里我无意间叫出来的那句:真的是太宁静了~~~~让我有了和雪山再度约会的理由。

郑均的摇滚我其实不是太喜欢,但是他的那首《回到拉萨》,却真切地和着亚丁的三座雪山,撞击到我的灵魂深处—回到拉萨,回到了我的家,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清洗,在雪山之巅把我的梦唤醒,雪山青草美丽的喇嘛庙,没完没了的姑娘就没完没了的笑……感觉是我的家……

丽江的午夜

呵呵,想写丽江,是因为丽江让我饱了太多的口福。喜欢丽江,却和玉龙雪山无关,和丽江的四方街大水车无干。

喜欢午夜的丽江,在丽江的三个晚上,每天十二点后才认真的逛街,每次都是夜半等古城青年旅舍的值班睡着后才回去,拍响那厚重木门的大铁环,敲碎那份古城小院的宁静,回到房间休息。

不知是看到哪个写手在网络上写关于开发后的丽江:白天的丽江是个娼妓,子夜的丽江才还回那份素女本色。也许我该认同这样的定论,因为,子夜的丽江确实是洗尽铅华的美丽,离开丽江前的前夜,假如不是体恤旅舍看门的辛苦,我真的想泡到凌晨回去。

七十年前的丽江,是什么味道的呢?是不是如法国领事方舒雅老照片里那般的古旧?茶马集市的重镇,如今留下的,除了被包装的布农铃的叮当,已经找不到马市的印痕了。宣科老人说:丽江死了,发现丽江的人,害了丽江。我们庆幸在那里的菜场集市还能看到丽江人原味的生活,走在酒吧街和排挡街,我的嘴巴享受了食味,我的心却总觉得没被滋润。丽江,开发得商业化的丽江,假如某天没了原本就是披星戴月的老婆婆,还有值得我们留驻的本色风情吗?

那条稍微宽绰的丽江街水,都被霓彩渲染得如秦淮河了。

咀着丽江的水蜻蜓,让我想起丽水的知了,呵,一方水土,一方食馐。

丽江,我来得太迟了……

纳西文字手绘体恤

当我提议我们四人每人去自己画一件文化体恤的时候,CPU、阿一、摩凝都表示赞同。

但是,转了好几个文化衫店,老板一个个贼刁的奸商摸样,让我们很没兴致。说真的,我们都只是介意志同道合的能走在一起开心的氛围,画一件体恤的心情,比得到体恤的本身重要多了。

终于找到了一家让我们有感觉的,坐下来慢慢去画。

大家都在构思自己要画的主题,CPU选了玉龙雪山,而阿一是丽江古街,摩凝则是自己的E-MAIL的创意。我翻了一下丽江的纳西文字典,选择了青藤和大地的纳西文字。简单而直白。

自然,出来后的效果,我的是最苍白的,却敝帚自珍。阿一的作品被认同度最高,一小时内竟然有三位路过的游客言明要买下他的作品,当然是不能得逞,(要卖的话我一定先抢下了)不愧是有绘画功底的家伙。老板竟然拿着相机拍摄下图样,看在他为人不错,大家就没代表阿一问他要版权费了。

丽江的游程,因为CPU、摩凝和阿一,显得有血有肉。

一些评论:

摩凝,在路上能遇到也是自然中人,成为朋友这是幸运的,你说对吗?
发布人:秋雨 发布时间:2006.6.17

嗯,的确是这样的,不过,有时候一声招呼,在那种空旷的地方,也是一种幸运。
发布人:摩凝 发布时间:2006.6.18

我只能说阿一和摩凝都是牛人,呵呵~~~厉害
发布人:零落 发布时间:2006.7.3

是啊,阿一和摩凝都是特别的人了!能把自己的爱好变成自己的生活一部分,想不说你们不牛都不行了!
发布人:三三 发布时间:2006.9.11

偶像?榜样?还是?还是用其他词来替代?是欣赏?是羡慕?是佩服?是惊叹?还是傻瓜?总之是什么都好!是人都成just do it! 绝不能人比人,彼此都有共同目的“开心快乐就好”彼此“方式”不同罢了!过去成为过去仅能回忆,那就组织一下将来吧!我在说啥?
发布人:河童 发布时间:2006.10.25

贊!!!看著這樣的文字如身臨其境!再加上圖片!呼呼..心都飛走了!在很久之前就聽到人們對麗江的盛讚,說那是集浪漫和淳樸並在的古城!清澈的小溪,寧靜的小木屋,樸素真誠的人們。。。真正認識麗江是因為《鐵觀音》這部電視的外景取於那。印象最深的是烏鎮的潑水節。。。隻是何時才能去呢??
发布人:藍綠-不舍不棄 发布时间:2006.11.21

丽江,已经被商业化得不像样子了。
发布人:摩凝 发布时间:2006.11.21

写得真不错……..
发布人:半朵 发布时间:2006.12.7

......(⊙o⊙)!

很受打击,竟然还没有人留下评论。朋友,您可以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哦,加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