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徒步漓江 随笔三

中午,太阳从灰色的云层里不时探出头,湿漉漉的空气闷得慌,汗水不断渗出来,来不及换上长袖的手臂露在太阳下,渐渐发红。

女儿的玫瑰红吊带小背心外面,罩着薄薄的中袖白棉衣,热起来吵着要脱掉,又哄又吓,坚持要她罩在肩臂上,还必须盖着脖子。Nancy也乖,闹闹了也听话地戴好帽子,披好外套。小宝贝,晒伤了,可不是闹着玩的,预防胜于治疗啊。

Sammi白白嫩嫩却不怕晒,有意连帽子都不戴,任由太阳照在脸上,身上。她说,她是晒不黑。个头不算高的时尚Sammi徒步的体力不让须眉,大大的背囊几乎遮住她的娇躯,一直都紧跟男孩子们的步伐。这是她第二次徒步旅行。

摩凝和腊酥是老驴了,走南闯北,历经风雨。他们在笑,这次阳朔徒步,已经是他们最悠闲、最没难度的,武当山徒步探险、徒步深入大丹霞……喜欢走别人没走过的路。个头不高但精干的摩凝特别擅长组织活动,从设计路线到装备、参加人员的甄选,有着丰富的经验。他可是单车骑走西藏,跟野藏獒赛跑过,活下来的小伙子。

他们说,不怕晒,我们的皮肤本来已经黑了。

我们今天晚上的目的地是大圩古镇。

漓江徒步中的腊酥

漓江徒步中的腊酥

摩凝拿着行程表,四处观望,不时向身边经过的老乡问路。他和腊酥带着我们一行,走过大草地,踏过戈壁滩,穿行田野,有时走到村子里面去,有时绕着山路走。公路虽然平坦,但我们选漓江边起伏的山村而行,远离了太阳底下公路蒸笼般的暑热、单调,迎面而来是阵阵凉风,一边是清清的漓江水,脚踩翠绿的堤岸,还有一边那浓浓的农村风光。

肚子饿了,已经徒步走了四个小时,头顶烈日。这时候,我们脚步停在了依水而立、半山腰处的狮龙村。

很粗壮的老树下铺着水泥地面,老树的枝叶几乎遮满了这个临江纳凉台的全部,凉丝丝的树底下,几个老人摇着扇子,一个小孩子吃着饭,在哭,旁边的中年农妇在哄他:“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了,妈妈在赛龙舟呢……”我们跟着手指方向,俯身向漓江望去,几条挂着彩旗的龙舟散落在山脚的江岸边,那远远水面上,有一条不长的龙舟上正敲着鼓,喊着号子,两串象机械手般整齐、上下翻飞的船桨,在江面上划着弧线……

后来,我们在村子的土墙上,看到了“龙舟之乡”的石灰大字,听说,这里可是每年在龙舟赛上都拿奖的地方。村中粗木台子上,摆放着一个涂成大红色的猪头,两边嘴角各露出来一条象獠牙似的长长的猪尾巴。那,是他们端午赛龙舟的贡品。

又是桂林米粉,只有桂林米粉小店。在苍蝇的不断袭击中,我们填饱了肚子。Nancy几乎眼泪都出来了,半天才吃一口,还要不停地挥舞小手跟苍蝇们搏斗。天气也热,摩凝、腊酥、Sammi他们早就吃完了,耐心地等候在店阴凉地方,不时逗她。我后来干脆坐在女儿身边,随手扯过搁在店门脚的草帽,轰然冲出上百只乌头大苍蝇,吓了我一跳!没办法,咬咬牙,抖清楚啰,然后给女儿前后左右扇开,形成了一道风帘子,又凉快,又把那些企图冲进来的苍蝇们赶得抱头鼠窜!

漓江父子岩渡口前的Nancy

漓江父子岩渡口前的Nancy

洗手的水是店后面的井水,但喝的水则是桶装水娃哈哈。奇怪之下,聊开了才知道,当地的井水含石灰,好多人都得了胆结石和肾结石,大家现在都不敢喝井水了,几乎家家户户都喝娃哈哈。

在当地的桂林米粉午餐后,独自徒步的桂林人超哥,加入了我们的小队伍。我们好开心,哈哈,有当地人在,万事好商量啊!

待续>>

现在有6条评论在“端午徒步漓江 随笔三”上

  1. chada 08/06/19 21:15

    南方石灰岩地区的水质大多都是硬度很大的,现在很多地方没有正规的自来水厂,很多人都得结石的。

    • MY-Hou 08/06/20 17:31

      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很兴喝山泉水,但出现几个据说因此得结石的案例后…一切…

  2. MY-Hou 08/06/20 17:22

    大图很像我老家某处

    老家洪水了…唉

    • 摩凝(M.Chan) 08/06/20 19:06

      RE:MY-HOU,今年真是多灾多难。现在家里情况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呢?祈福…

      • MY-Hou 08/06/20 19:19

        每年都会洪一下,多多少少都有点习惯了
        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