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徒步漓江 随笔五

太阳开始西斜了,懒洋洋晒着,大多数时候被云层遮起,偶尔露出映衬蔚蓝天空的脸。

走了大半天,脚板开始发胀,有个脚趾头好像硬起来一个包,还有点疼。两条手臂是通红的了,虽然还没有火辣辣的感觉,也少不了有点发烫,真后悔没有换上长袖。

女儿露出的前脖儿和前襟,帽子怎么也挡不住,也映出红印子了。

Sammi脸庞泛着粉红,也是汗津津的。摩凝和腊酥一付满不在乎的样子,徒步漓江,太小儿科了,胜似闲庭信步!

一脸是汗,满身尘土的桂林超哥,不时停下来,抓起相机拍照,他也是徒步健儿。

我觉得好累啊,背囊沉重压在肩膀上,浑身发痛,这时候,只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什么都不干。可身边年幼的女儿皱着眉头不时在叫,“妈妈,妈妈,累啊,走不动啦,什么时候到啊……”

出发前,我们就打了预防针,都知道徒步辛苦,是挑战和锻炼,根据评估,我们是可以走下来的,只要坚持。怕就不要来了,来了就不要怕,大家会互相支持。当然,女儿也明白。况且,我这个当妈妈的,是不能哭了,还要鼓励女儿,早料到,小姑娘免不了会一路上撒撒娇。

能想到的办法都试了,已经疲累的Nancy还是一边慢吞吞地走一边呱呱叫。我们手拉手,结伴慢慢走,远远跟在小队伍的后头。摩凝、腊酥他们走一路,停一阵子,等我们赶上来。

“女儿,妈妈知道你累了,走了一天,已经很勇敢,很不错了!知道吗,妈妈都替你感到高兴了!沿路的风景那么好,小鸟、鱼鹰和番茄多好玩,漓江水啊,龙舟啊,一层层的山啊,多好看……一路上,妈妈一直鼓励你,是不是?妈妈也走得挺累的。你知道吗,其实妈妈也需要你的鼓励哟……”

“是啊,妈妈,我已经很勇敢了,对不对?嗯,我也要鼓励妈妈……”看,女儿的小脸兴奋起来了,挺起小胸脯,高高兴兴甩起妈妈的手……

好不容易,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们进入今天目的地――阳朔大圩古镇。顺着磨得有点光滑的石板街穿镇而过,两旁古旧的木板房诉说着古老的故事,经过的万寿桥,一条明代的石拱桥,散发着宁静、古朴的味道。

大圩镇光明街街民委员会

大圩镇光明街街民委员会

大圩古镇通往狮子码头的巷子

大圩古镇通往狮子码头的巷子

石板街中,右边有个缺口,可以望到包围着古镇的漓江水。我们顺着宽宽的石阶走下去,是个小码头,不远处的江中心有个岛,叫毛洲岛生态园,那里可以吃农家饭和打帐篷。我们当即决定,今晚就住毛洲岛了!

等渡船的时候,想起在街口看到的小摊,上面摆着好多蒸笼和碗碟,好些我没见过的小吃。可喜欢尝尝地方小吃的手艺了,心痒痒的,瞅着空挡,冲上石阶,直奔小摊。有碗糕,粗盐埋着的鸡蛋,糖水啦……我高高兴兴捧着好吃的回来了,一下子分得干干净净。两个小瓦碗上下合着蒸的碗糕很好吃,浓浓麦香,清甜的红糖味道,弹牙的韧性……

上了毛洲岛,就象进了一条村。规划过的田地高高低低种满庄稼,触手可及,石块铺的田间小路两旁,家家户户的砖房门口都架着高高的葡萄棚子,几张低矮的桌子在葡萄棚下摆开,吹着电扇,一壶茶,几个杯子,人已经融入了田园里面。

农家的后院就是菜园,点着菜园的瓜果蔬菜,转眼就摘下来,炒好端上桌。土鸡煨的菜汤清甜得很,还有酸豆角笋条炒小鱼干,阳朔红烧土鸡,油麦菜……主厨是男主人,不时拎着铲子跑出来,问我们吃得香不香……在这里,男主内,女主外。男人在家下厨招待客人,女人在码头招呼引领游客来店。

大快朵之后,我跟家中的老人聊起来,这时,女儿借用农家洗澡去了。慈眉善目的老两口,看得出来,很是恩爱,笑眯眯地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着。老人家告诉说,这岛上就是一条自然村,一直都保持着路不拾遗的淳朴民风。由于小岛四周环水,岛上的空气特别清新,常年温度比江对面的大圩古镇要低2~3摄氏度,大家住惯岛上了,都舍不得离开。生态园是前几年集体搞起来的,岛上的农户也陆陆续续在家办起了住店和饮食……

摩凝、腊酥、Sammi和超哥跟着女主人到外面扎帐篷去了,在夜幕里,岛上是安静的,青蛙、蝈蝈、不知名的虫子此起彼伏在夜空里鸣唱着……

待续>>

现在有3条评论在“端午徒步漓江 随笔五”上

  1. chada 08/06/20 08:12

    粗盐埋着的鸡蛋在客家话有个俗名叫“盐焗卵”,我很喜欢吃哈

  2. 摩凝(M.Chan) 08/06/20 13:48

    RE:chada,哈哈,我们一样的叫法——感觉我们的叫法更好听,语气软一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