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徒步漓江 随笔四

绕过狮龙乡的山际,太阳虽然不见脸,可那暖洋洋的阳光,如同慢火煎熬,让人浑身热气直冒,汗湿衣衫。这时候,我的手臂,看着看着,从粉红,烤成了鲜红。

狮龙乡漓江边洗衣服的村人

狮龙乡漓江边洗衣服的村人

漓江上的山,是一群群的,连绵一片,一直连到远远的两边的天际。漓江的山,也不高,象水嫩的少女,含羞地拢在一起,窃窃私语,错落有致地前后映衬着,远处的是淡淡的绿色,越靠面前,那绿越是浓烈,山脚下流淌着清澈、丰满的漓江水。点数之下,一处的浓浓淡淡的山峰就有十层之多,煞是好看,象极了一幅w层次丰富的泼墨山水画。怪不得,“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了!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竹寮餐馆,累坏了的我们,冲了上去。这时候,木头的椅子是那么舒服,硬硬地按摩着酸痛的腰,安抚已经沉重的双脚。

篱墙下的小平原,边上密密麻麻的杂草和小树木,三个农家孩子,在捉迷藏,在逗鸟――他们手上有只羽翼刚丰,跌跌撞撞学飞翔的灰色小鸟,矶矶,矶,叫唤着。Nancy一听到鸟叫,马上忘记疲劳,凑上前去……后来,捧着小鸟的Nancy,笑逐颜开地走向旅程。

狮龙乡水泥地上玩螃蟹的Nancy

狮龙乡水泥地上玩螃蟹的Nancy

问过老乡,我们得从这平原上穿过一条河,到对面的山,往前走。顺这老乡的手指,我们重新背起行囊,一行徒步来到渡口,其实,只是漓江边上的泥地里打了个木桩,栓着竹筏、小船的地方。斜斜靠岸的小竹筏,翘起一头,上面蹲着三只黑黑的长脖儿鱼鹰,静静看着我们。

走在水边和山路上,天气是湿湿的热。摩凝和腊酥说,如果我们选好走的公路的话,路面蒸起来的热气,烤得人发干,可难过了。嘿嘿,还是走自己的路好了。

徒步大半天,只碰到几个背包族,几个单车族,一个自驾车。旅游团是不会钻到这山间田野的。

小鸟矶矶不时叫,Nancy疼惜地一直捧着它,凑着脸蛋,柔柔地跟它说话,后来还认了做小鸟的妈妈。喂它水,蚂蚱,还护在胸前阴凉的地方。Nancy有了小鸟的陪伴,忘记了时光,也忘记了疲累。后来,桂林超叔叔折下路边小树枝,编成两顶草环,一顶挂在了Nancy的帽沿上,象花冠,红扑扑的小脸越发可爱。

一行人走入村庄,桂林超叔叔用家乡话打听路,几个老农扛着锄头从身边走过,他们也好奇打量着我们这群身背沉甸甸大包,风尘仆仆的城市人,特别是,那个一看就知道还在读小学、瘦瘦高高的小闺女。

漓江江景一瞥,腊酥和摩凝

漓江江景一瞥,腊酥和摩凝

走进村子的田埂上,两边种满了庄稼,豆角、丝瓜、毛瓜、茄子、番茄、水稻、葡萄……有的田地泥面上铺着打了洞的塑料膜,估计是保肥用的;有的棚子顶着透明的薄膜盖,想是挡雨和遮光的吧;有的地里挂着花花绿绿的缎子,不用说,是吓唬偷吃的鸟儿的。

我们沿途看着那些瓜果,叽叽喳喳点评着,赞叹着……红红的番茄特别诱人,经过几地后,实在忍不住动心思了,“好新鲜啊,看上去好好吃哦……超哥跟主人说说,让我们买几个……”只是远离村庄的田地里,根本看不见农夫的身影。最后,我们还是大胆摘了几个,在脚下的清清的灌溉渠水中洗洗,甚至在衣服上擦擦灰尘,就放入口中……真的香甜,结实的果肉,齿颊流香……有农药吗?试试……哈哈!

待续>>

现在有4条评论在“端午徒步漓江 随笔四”上

  1. chada 08/06/19 21:22

    小时候去山里hiking也像你们那样在路旁“偷”摘过水果^^

  2. cosbeta 08/06/20 09:44

    真羡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