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吻木船·昆明

昆明 木船 照片

这张绚丽的照片,Sylvain Labeste 把它命名为“China: Wooden kisses”,是一张拍摄于昆明市一个普通公园的照片。照片中湖面上的木船被当地人漆上浓厚的色彩,本来普普通通的一些生活用具,顿时活泼起来;而Sylvain Labeste慧眼独到,抓住了美丽的瞬间,整张照片绚丽饱满,正是摩凝喜欢的重彩型的。

美丽的风光:西藏日喀则萨迦寺

萨迦寺 照片

萨迦寺这个名字源自于西藏南部(日喀则地区)奔波山上独特的灰色景观,萨迦这个词在藏语里就寓意苍白的大地。也因此萨迦寺建立在奔波山上灰白色的土基上,以象征观音菩萨的白色。萨迦寺是一所传统的藏传佛教庙宇,和宗教学校;萨迦寺初始是由昆·贡却杰布于1073年发起建造,并以此寺为基地,创立西藏萨迦派自任法主。而把萨迦派发扬光大的却是昆·贡却杰布的儿子贡噶宁布。从贡噶宁布开始的五位教主,被称作萨迦五祖。五祖中最为著名的除了贡噶宁布外,为第四祖萨班·贡噶坚赞和第五祖八思巴。

婺源晓起

婺源 屋檐

在婺源,处处能见飞檐翘角的古民居蜿蜒于青山绿水,或依山,隐现于古树青林之间;或傍水,倒映于溪池清泉之上;粉墙黛瓦的朴素、青山碧水的清纯、田园风光的恬然,以及古村驿道的古朴,如诗如画,让我们钟爱有加。

一路向北(Sundace的旅行摄影)

“鸿雁向南方,飞过芦苇荡。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于我,额尔古纳是一条太遥远的河流。想象中,她是一位娴静的少女,宁静地流淌着,缓缓走向天际。那么,那里该是一片摒弃了浮华与世俗的净土吧,不然,何以能有这么纯净的旋律流淌,何以能有这么醇美的天籁回响?何以能越过千山万水,如此温柔地叩击着我的心扉呢?

细品Contax G2旁轴系统相机

随着Contax G1的成功,Contax除了推出更新版的G2,更追加Vario-Sonnar 35-70; Planar 35/2;以及最具知名度的Biogon 21/2.8……这几枚镜头的加入,又使得这一整套RF大军的阵容基本上可以跟假想的敌人Leica M同步上场厮杀。

新进武器之Contax G2旁轴系统

有过一段时间,穷得叮当响,不得已卖掉了喜爱的底片单反相机,尼康的F55(模糊中),这部卖相和性能特别是镜头都非常一般的相机。在我与阿一骑行西藏的旅途中,帮助我记录下许多色彩绚丽的照片,然而不得已还是出掉了。以后,使用过数码相机,却没有一个能像底片一样留给每一张图片一个激动人心的感觉,我最终还是决定重新入手一个底片相机。这次,我选择了旁轴系统。

两棵胡杨

沙漠的太阳是那么毒辣的,晒在沙子上吱吱作响。不过每当我看到胡杨,总是有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至,就像见到幽谷里的深潭;竟然会没有情由的想起青荇的柔美……

My Desktop: Hu Poplar

传说中的胡杨:三千年不死,死后三千年不倒,倒后三千年不腐……这近乎神话和传说的说法,源自对某种自然非自然力的崇拜,而摩凝我却恰恰是这种崇拜的信徒之一。